记住我在你身体里的感觉 我在教室被强了 好爽

时间:2020-09-23 18:07:00 | 作者:互联网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记住我在你身体里的感觉 我在教室被强了 好爽肢快要发软了啦!

  「少爷、少奶!」摩托船就紧贴在小舟後,金管家的声音杀风景的传来。

  「吽!」里奥里奥赶忙发音,千万别忘了它的存在。

  两人循声往上望,一人一牛的身影背光而立,令人有种神只降临的错觉。

  「A……lelluiah……A……lelliiah……」船夫见状,不由得引吭高歌。

  众人瞄了船夫一眼,只见他撑著木桨,一手指著站在摩托船头的人及牛,崇敬地说:「God!」

  樊景琰及谷子蓝双双调回目光,樊景琰有点不悦地看向金管家,问:「不是叫你们远远的跟著吗?」

  「可是,少爷你刚才在唱歌啊……大夥儿都听见了。」金管家欠身回答。

  「为什麽不让他唱歌?」满腹疑团的谷子蓝抢著问,她实在很好奇啊……瞧金管家的举动,彷佛让樊景琰唱歌会发生什麽不得了的事情一样。

  「呃……那是因为……」金管家犹豫著怎样的解释才比较得体又委婉,不致令少爷的形象因此而受损。

  「因为什麽?」

  「因为……少爷他……」

  「嗯?」谷子蓝等待著。

  「因为……呃……」金管家心里有两方力量在拉扯,天使在跟他说诚实是美德,但魔鬼却说身为少爷的管家是不应揭主人疮疤的,而且少爷正以凌厉的目光盯紧他,他向来也奉少爷为圭皋,不可以这样做的。

  「因为什麽啊?」干麽说句话也吞吞吐吐的,一点也不乾脆。

  冷汗涔涔,直滑落金管家满布皱纹的老脸,他不敢直视少爷,脑中还在组织最恰当的说法。

  啊!有了……

  「因为在好久好久之前,Once upon a time,有个刚刚满八岁的小朋友……」金管家把手搭在曲起的膝盖上,仰起脸迎视日光,另一只手则搁在太阳穴旁,闭起眼一脸回想往事的怀缅表情,声音刻意地放沉。

  「然後?」谷子蓝不能追上金管家跳跃式的思维,只好乖乖的装作好奇宝宝,不耻下问,完全不理会身旁脸色有点黑沉的丈夫。

  「这位八岁的小朋友十分渴望加入学校的合唱团,而翌日就是合唱团的选拔日子,他在放学後独自躲在桌下,不顾四处找寻他踪影的保全们,一心想练好My Bonnie is over the ocean这首歌,他放声地唱,心想若唱得不好听,也没有人知道是他唱的。可是……」金管家倏地一顿,才续道:「他忘了,课室外他的同班同学还未离开,这些同学看著空无一人的课室竟响起咒怨般的歌声,都吓得面无血色,纷纷尖叫逃离学校。这件事,成了贵族小学八不思议事件之一。」

  谷子蓝偷瞄了眼樊景琰,才小心翼翼地求证:「你说的,该不会是他吧?」纤指往樊景琰的方向比了比。

  「是我。」樊景琰黑著脸回道,这样说还有谁会不晓得那个拥有贞子再世的恐怖歌声的人是他樊景琰?

  「那麽……」谷子蓝犹豫地问。

  直觉认为她是在找著安慰的理由,樊景琰摆摆手,豁然地道:「不要紧,我都忘了这件事,你不用感到尴尬。」

  「不是耶!」她尴尬个什麽?唱得难听的人又不是她。

  「也不用感到抱歉。」

  她给他一个白眼,才说:「我想听你唱My Bonnie is over the ocean,真的很可怕的吗?」

  「不。」他一口回绝。

  「别这麽吝啬吗?」

  「少奶,我们不想听!」金管家很惊讶谷子蓝听了贵族小学的不思议事件竟会表现出好奇的反应,他赶紧代表樊家全体表示他们的意愿。

  「吽!」里奥里奥也不想听,别荼毒它的牛耳,它成了樊家的牛,也不代表要遭受这种不牛道的对待!

  「我想听。」谷子蓝真的很好奇。

  樊景琰瞄了眼突然缠上他手臂的人儿,决定要尽速打消她这奇怪无比的念头,更何况他不认为她是真的想听,她只是想多一项可取笑他的把柄。

  他迅速将她拉入怀,乘她不察,低头吻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

  要他唱歌?

  还不如吻掉她的抗议,既乾脆也便捷,一举两得。

  ***

  「噗……哈……」一手抱著小腹,她蜷缩在总统套房的白丝床褥上,边覤了眼在不远处认真工作的樊景琰,边想起了今天下午得知的秘密,忍不了的笑著,她已很努力遏止自己笑出声,但真的很好笑,伸手拭去眼角的泪滴,她尝试无声地笑。

  樊景琰唱歌难听耶!

  听金管家说,樊景琰聪明一世,却败给音乐这一科,小时候的唱歌考试都是靠著樊家的财势威迫利诱音乐老师给他一个合格的分数,这是他人生中一个小小的污点。

  的的答答的敲键盘声倏然而止,樊景琰眉心一蹙,对电脑萤幕的报表数字有点不满,耳畔又传来窸窣的笑声,他取下眼镜,揉了揉鼻梁,无可奈何地道:「笑完了没有?」

  被抓包的人儿在床上僵著不动,她侧过头注意著他的神色,嗯……好像没生气,不过他很疲惫,原本在偷笑的她心里升起了愧疚,蹑手蹑脚地走下床,她自他後方伸出手帮他按摩两边鬓角,力度轻柔。

  樊景琰闭上眼,享受她温柔的按摩,两道眉渐渐放松。

  「不笑了吗?」

  「不笑了,一点也不可笑。

  •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