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忍着点一次有点疼 宝贝我有点大你忍着点站着做

时间:2020-10-30 18:07:00 | 作者:互联网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乖忍着点一次有点疼 宝贝我有点大你忍着点站着做哥哥,印象中他一直都是很严肃的,或者说城府很深的,很有点不苟言笑。

“希音,过来。”看着和林开菲年龄相似的妹妹,余希斌语气温和地叫过了自己的妹妹。

“记得林开菲吗?”

“纳兰寻?”余希音眼睛一亮,当然知道哥哥和林开菲他们认识,纳兰寻是自己最喜欢的作者啊!

“这是她的博客,有空上来看看,这是密码,多学学别人,她和你一样大。”

“恩!”从小是家里宠儿的余希音很少服人,但是对于林开菲她是真的心服口服!

“好厉害啊!”边看林开菲的日志,余希音边感慨,“人与人真的不一样啊!”

“有什么不一样的,她能做到的,你一样能做到,她只不过是比别人付出了更多的汗水。”看着开菲贴出来的其中一天的日程,真是佩服她还笑得出来。

我靠,这些变态的强人(一)

“哇靠!这些变态的强人啊!”

“开云,你现在是越来越粗鲁了啊!开菲不在,你就不保持你良好的兄长形象了?”兰奇笑着揶揄。

“我能保持吗?你说,兰奇,面对你学校那些强得变态的人物,你还能保持开心的心态吗?”林开云一脸不乐意地瞪着自己的好友。

“那有什么办法,这是哈佛,打击着打击着也就习惯了!何况还有一个超级强人在那边比着呢,要是还不适应,真要把自己给逼疯呢!”兰奇一副看开的表情,看着开云郁闷地喝着酒,还是关怀地询问了一下,“到底怎么了?前段时间在网上聊天都没有见你这么颓废过。”

“兰奇,我以前是还没有确定自己的职业方向,还没有明确规划自己的学习方向,等我确定了,规划好了,还觉得自己应该有点超前了吧,结果和美国的朋友一聊才知道人家在6岁的时候已经开始在做职业指导了,从小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狠狠地干了一杯酒,开云讲述了自己一个美国朋友的故事。

汤姆,1996年秋天进入耶鲁大学,他的父亲是家大型企业的老总,从小给汤姆灌输很多商业方面的知识,还常常对他说,要上哈佛、耶鲁,要读MBA。他爸爸工作太忙,经常国内国外到处跑。所以,到了放寒暑假的时候,他爸爸就想办法带他一起出去,以便有机会和他多呆一些时间,也着意给他一些商业方面的熏陶。从他七八岁开始,他爸爸就有意拉他去参加会议,包括董事会的会议。在董事会上,爸爸给小小个子的他搬来一张大椅子,让他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听一帮大人“吵架”。他说,从小在那样的环境里长大,使他知道,要办成一件事情实在不容易,也知道了作为一个商业管理人员的工作和生活是什么样的。他在爸爸的影响下,从小就有了要读最好的大学,要上哈佛MBA,要经商的思想。

汤姆从小培养了很强的从商思想。他一入学,很快进入状态,参加了商学院里的一个荣誉学生组织。

“记得吗?就是我申请没有通过的哪个组织。”

讲到这里,开云郁闷地说了一句,被人直接给踢了下来啊!

和汤姆一起申请的有70多人,只有15人通过面试被录取,他是年纪最小的一个。这个组织一般只收三四年级的学生,而他第一个学期就加入了。

入学第一年的圣诞节,他不像其他同学那样赶着回国、返家,而是留在学校里,对今后的职业和就业做研究。耶鲁里有专门帮助学生找工作的服务机构,招聘人员的公司会把招聘信息发到这个服务机构所属的网站上,学生可以在网上找线索。不过,这个网站只对毕业班和汤姆加入的那个全国性的商科荣誉学生组织的成员开放。

汤姆在这个网上找到了著名的摩根斯坦利投资银行招收实习生的信息。他根据自己的兴趣,申请金融部的顾客服务部中一个为顾客管理股票账户的工作。顺利通过第一次面谈后,他进入第二轮在公司总部的面试。进入第二轮 面试的有6个人,除了他以外,都是三四年级的学生。第二轮面试进行到最后,是和一个主管单独面谈。一进办公室,主管没有一句客套话,开口就说“谈一谈股票 吧”。由于受了父亲的影响,他已经具有丰富的商业知识,从小对股票就很感兴趣。他父亲的公司里有一个证券业务部,他常常到那里去转,学到很多东西。他还有一个独立的股票账户,也有了3年的股票实际运作经验。所以,和主管谈起股票来,他滔滔不绝,轻松地“独唱”了20多分钟。最后,主管打断他, 说:“好了,汤姆,你很酷,你拿到这份工作了,我知道你还只是个新生,不过,你比他们懂得多。”

故事讲完了,兰奇和开云都陷入了沉思。

“我现在才发觉,其实我们的观念还是没有转变过来,我们还是欠缺一定的主动性和目的性,和他们比较起来,我们没有那么多

  •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