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工具play文男女 在厨房边做边打电话

时间:2020-10-28 18:10:00 | 作者:互联网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厨房工具play文男女 在厨房边做边打电话

  “啊?”林杏隐隐猜到了什么,只是点点头,“那你忙吧,我给你打下手。”

  白皓泽笑着应了一声好,手里已经开始了洗洗刷刷。

  由于连续几天大水,冰箱里新鲜东西已经不多,白皓泽挑了挑,拿出几条冰冻的小黄鱼,低声问她:“喜欢红烧还是油炸?”

  “油炸吧,简单一点。”林杏下意识回答,看他的眼神已经多了几分崇拜,“没想到你还会做饭。”

  白皓泽嗯了一声:“我爸妈从小都不管我,当然只有我自己做饭。”说着自嘲一笑:“不过说不定会毒死你。”

  “……”林杏默了一会儿,托着脑袋作回忆状,眼神飘忽,“我小时候经常吃油炸的小黄鱼,可惜都是焦的。”

  说着说着,她自己也笑了起来:“我小时候,我妈经常出差,我……他就经常给我炸小黄鱼,权当是一顿晚饭。只可惜厨艺不好,经常炸焦了,虽然很难吃,但不吃就要饿死,我就只能乖乖吃了。”

  白皓泽静静地听着,已经把鱼简单处理了一下,开火,倒油一气呵成。

  林杏继续自顾自讲着,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眼角却泛起点点泪光。

  油热了,在锅里发出滋滋的响声,几条小黄鱼乖乖入了锅,很快就开始泛出金黄色,香气也慢慢溢开。

  林杏用力吸吸鼻子,挤出一个微笑,故作轻松地说:“不过好久没吃了,都忘记什么味道了呢。”

  白皓泽把鱼翻一面,懒懒叫道:“林杏。”

  “嗯?”

  白皓泽转头看了她一眼,目光难得的深邃:“你真的恨你父亲吗?”

  林杏一下子慌乱了,很快又恢复镇定,苦笑着回答:“这个问题已经不知道被问了多少遍了,其实究竟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白皓泽替她说出了后半句:“其实不管怎么样,都只是大人自己的选择而已,我们干涉不了。”

  喷香的鱼上了桌,还配了一碟青菜炒木耳,一大碗干菜汤,算是四个人的晚饭。

  “奶奶,吃饭了。”白皓泽走到房门口,轻轻敲了敲门,语气十二分的柔和,“再不吃爷爷就要生气了。”

  房门里传来一个赌气的声音:“他现在还不回来,分明就是要饿死我,我不吃!”

  “奶奶,爷爷马上就回来了,我数到三,他再不回来,你就出来骂他好不好?”白皓泽依然温柔,像哄小孩子一样哄着,“一,二,三——”

  大门应声而开,一个浑身是水的老爷爷有几分狼狈地扑了进来,林杏顺手扶了他一把,才没有让他摔着。

  没等老爷爷站稳,他就把手里一个袋子举得高高的,大声喊了起来:“我回来了,雯雯,你快点出来吃饭!”

  一声“雯雯”中气十足,却又带着柔情,着实让林杏愣了愣。

  白皓泽早已把房间里的奶奶推出来,此刻她的脸上已经笑成了一朵花,娇嗔道:“阿成,你怎么身上全是水,不是跟你说了,雨大,不要出去。”

  爷爷挠了挠脑袋,嘿嘿一笑:“为了你,我连下雨都没有感觉到。”

  奶奶笑得越发开心,脸上悄然爬上两朵红晕,接过爷爷手中的梨膏糖,有滋有味地吃了起来,像是在吃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白皓泽松了一口气,给爷爷递了一块毛巾和一杯热水,低声道:“爷爷,你这也太拼了。”

  “让你奶奶开心一回,买个东西算什么。”爷爷仍是说道,望向奶奶的眼神几多温柔。

  林杏在一旁看得傻掉了,但又觉得这种场面十分和谐,仿佛所有夫妻都应该是这样的。

  她低声对白皓泽耳语道:“你们祖孙俩,真是家族遗传啊。”

  白皓泽看了她一眼,摇摇头:“我更帅。”

  过了好一会儿,爷爷缓过劲来,这才注意到一旁站着的小姑娘,一下子乐了:“阿泽,这个小姑娘是哪来的?”

  白皓泽心一跳,抬起头不动声色地回答:“我同学,发大水来我家避水的。”

  “哦,这样啊。”爷爷沉吟了一会儿,没有太多追究,很快点点头,“那你赶紧来吃饭吧,别饿着。”

  简简单单的饭菜,爷爷吃得很快,三口两口吃完,拿了一个碗,细心地舀了一勺子汤,吹了吹递到奶奶面前:“雯雯,喝汤。”

  奶奶正吃梨膏糖吃得有趣,连忙摇头:“不喝,我不饿。”

  “乖,喝一口,就一口,喝完有奖励。”爷爷耐心地哄着。

  奶奶噘嘴,不情不愿地喝了汤,眼睛亮起来:“奖励呢?”

  爷爷凑近,在她耳边讲了一句什么,奶奶一下子绽开笑容。

  白皓泽听清了那句话:“雯雯,给你一个孙媳妇怎么样?”

第32章

  许多年后, 林杏还会回忆起第一次见到白皓泽爷爷奶奶的场景,那时候两个老人自然的亲昵给她留下了深深的触动,却在听闻奶奶得了阿茨海默症后生出了几分啼笑皆非。

  上帝就是这么公平,你得到的,终究要你自己付出代价, 爱也好, 恨也罢,兜兜转转, 也不过是自己的宿命罢了。

  那一晚, 林杏睡在了白皓泽家的客房里, 她记得清清楚楚, 抱着一根被子进来的少年一脸嫌弃的神情。

  “我们家没有多的被子, 我就勉为其难, 把自己被子借你盖盖。”话虽然这么说,林杏却一眼看见他红透了的耳根。

  年少总是太过的匆忙,不肯

  •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