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太师调教征服穆桂英 庞太师占有穆桂英

时间:2020-10-23 18:08:00 | 作者:互联网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庞太师调教征服穆桂英 庞太师占有穆桂英三姐,听说她又卖东西了,东大街的铺子也要卖。”

  “自家的姐妹能帮还是要帮。”吴怡说道。

  “她自己不张口,别人怎么帮?”吴凤说道,“就是彭家那帮人,山匪流寇一般,她偏要做那讲理的秀才,怎么能不吃亏?”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吴怡默默的念道,可是吴家不是将败的贾家,是蒸蒸日上的世家,吴莲不应该落到那样的下场,“侍书,你原来跟彩云就好,问问三姐在彭家到底如何吧。”

  “你啊,就爱管这样的事,你三姐现在在咱们面前强撑的就是那张脸,你偏要把脸撕了,当心好人做不成,反倒要受她怨怪。”吴凤嗔道,她现在行事熟练老辣,俨然又是一个刘氏。

  “大姐……”

  “我不管你,让你撞了南墙就知道疼了。”吴凤摇了摇头,“我累了,回去歇着了。”她扶着腰站了起来,“总之嫁人不比在家,你要多长些心眼。”

  “是,大姐。”吴怡笑道。

  “总要扎到嘴才知道鱼有刺,我不管你了。”吴凤摇摇头,在两个丫环的搀扶下走了。

  吴莲默默的坐在自己原来的屋子里,屋里的东西刘氏都没让动,打扫的人还算尽心,屋子跟原来没什么区别,吴莲原来总想着这是自己的笼子,现在却觉得在吴家的日子是自己最开心快乐的日子。

  “三姐,原来你在这儿。”吴怡进了屋。

  “是五妹。”吴莲站了起来,拉了吴怡的坐在靠窗的榻上坐了,“这些天作梦时常梦到我这间屋子。”

  “三姐的屋子最舒服了。”吴怡靠着绣了金莲花的引枕说道。

  “唉,你也要嫁人了。”吴莲摸着吴怡的手说道,过去她远着吴怡,生怕得罪了太太的娇儿,她嫁人后,吴家最关心她的却是吴怡。

  “可别再来嘱咐我了,大姐已经嘱咐我一车的话了。”吴怡笑道。

  “不,我不嘱咐你。”她有什么可嘱咐吴怡的呢。

  吴怡坐正了身子,直视着吴莲的眼睛,吴莲呆不了多久就得走了,快要嫁人的吴怡更没有多少空闲,索性开门见山了,“三姐,为女子弱,为母则强,你再不能任彭家的人胡作非为了,难道你要眼看着家产被彭老太太败光?被彭家的人拿走?眼看着姐夫被挑唆的贪赃枉法丢官罢职?两个孩子无处容身?”

  吴莲像是榻上有钉子一样的站了起来,“五妹,你在胡说些什么?”

  “三姐,天助人,人也要自助,你是吴家的姑奶奶,你有吴家这个大靠山,你有四个兄弟,八个姐妹,哪一个站出来给彭家一拳彭家都得倒,是他们靠你,不是你靠他们!书里的贤妇是值得敬,可是这世道书里的贤妇只能被活吃了……”

  “住嘴!五妹,你这些胡话可不能被人听见……”吴莲拚命摇头,想把吴怡的话从自己脑袋里甩出去。

  “三姐,好女孩上天堂,是因为单纯的好女孩,死了。”吴怡直视着吴莲的眼睛说道,“你有孩子,多为孩子想想吧。”

  吴莲满脑子全是吴怡的话,吴怡说过的话没有人对她说过,所有人都说她要乖要听话要守规矩,吴怡原来也是一副守规矩的样子,谁知道竟有这些惊世骇俗的言论……

  可是如果书里写的都是真的,为什么在她陪嫁的宅子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却是别的女人……

  吴莲回到自己屋子里,却没有听见儿女的嬉闹声,她跑到儿女居住的东厢房,却只看见空荡荡的床,“荣哥儿和慧姐儿呢?”彩云厉声问着看院子的婆子。

  “哥儿和姐儿被老太太抱走了。”

  吴莲二话不说就要往外走,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吴莲醒过来时,看见的是丈夫久违的温和笑脸,“相公,我……”

  “莲儿你不必惊慌,你这是又有身孕了。”彭暮春自然是希望嫡子越多越好的。

  “荣哥儿和慧姐儿……”

  “荣哥儿和慧姐在娘那里,两个孩子都好着呢。”另一个声音说道,吴莲眉头一皱,只见花氏噙着笑脸站在自己床边,手里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鸡汤。

  “你说是不是双喜临门,春喜也怀上了。”彭暮春说道,春喜是他给花姨娘取的名字。

  吴莲紧紧地盯着那碗鸡汤,她觉得花氏的笑脸莫名的熟悉,在很久很久以前,她在另一个熬鸡汤的女人脸上看见过这样的笑容,“这是参鸡汤,太太还是趁热喝了吧。”花氏端着汤送上前。

  “你快喝了吧,这也是春喜的一片心意。”彭暮春笑道。

  吴莲看着那鸡汤,整个人发起抖来,她一股激劲,用力一推花氏,啪地一声鸡汤碗打碎在地上,花氏踉跄了一下就要顺势跌倒,彩云本来就是防备她这一手,反应极快地扶住了她,“花姨娘,您可要站稳了。”

  “太太您这是嫌弃我?”花姨娘一计不成又生二计,眼含着泪说道。

  彭暮春的脸也落下了,“太太您这是何必……”

  “我……”吴莲的脸转换了几个颜色……

  “太太是

  •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