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着她的柔软磨蹭 按着她的腰猛烈撞击闷哼

时间:2020-10-17 18:09:00 | 作者:互联网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抵着她的柔软磨蹭 按着她的腰猛烈撞击闷哼自家府邸时,看见的是正襟危坐、不怒自威的老爷子正在正堂等着自己,正是本应“病危在榻”的林老将军,她的父亲。

“是为父考虑不周,但若是为父不这般与你说,你还会赶回来?”

当然不会了。

林凝芷心知被骗也只得无奈地撇了撇嘴,“父亲,我有心上人了,所以这次回来索性退了婚事……”

“荒唐,是想陷为父于不义吗?你以后也不必再上战场,安心嫁为人妇,也算了却为父一桩心事。”林父开始了他的絮叨,“你的大姐甚至三妹都嫁人了,你看看家中还有谁……”

林凝芷气急顶了句嘴,“大哥不也没娶亲吗……”

“女子能与男子相提并论吗?再者,季家对我林家有再造之恩!明日你收拾妥帖再去季家拜访,邋里邋遢真是丢了为父的脸面。”

季家出产各类兵甲武器,暗地里为帝国做事,秘密制造厉害的火器。

林老爷子虽然平日待人严苛出了名,但自林凝芷生母去世后他不愿续弦,也是个世人皆传颂的痴情种,痴情种自然重情亦重义了,与季家自小定下的姻亲断不可能轻易解除,这下林凝芷也知道自己有点骑虎难下,光是父亲这关就难以推脱。

----

“二姑娘……您今日要去季家赴约,还未梳妆打扮……”丫鬟们叽叽喳喳个不停,追着她要为她戴上各种钗子珠玉,尽力忽视耳边的聒噪,林凝芷屏气凝神干脆躲在柱子后,等丫鬟们纷纷跑散后,她利落地翻墙偷溜了出去,驾轻就熟地来到临近不远的另一座宅邸,牌匾上篆刻两字——“叶府”。

不请自来的她径直冲入叶府后院,看见了那名正在后院练剑的男子,他肩上披着独有特制的的虎皮披肩,剑眉星目,衣袍随意地敞开露出些许古铜色的肌肤,添了不少豪迈英武,他手中舞剑,肆意挥洒汗水,见林凝芷贸然闯入,他即刻收势放下手中宝剑,流露出发自内心喜悦的笑意。

“芷妹,你可算舍得回来了?”

林凝芷佯装满脸愠色,“谁让你喊芷妹的!喊我芷姐差不多。”

“没规矩。”神情却并无半分怪罪之意。

林凝芷飞身过去,大大方方地抱了个满怀,头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亲昵地蹭了蹭,“我想你了,阿枫。”

叶啸枫,叶家大公子,自小如同她长兄存在一般的青梅竹马。

他们之间甚么私密之事都敢讲,久别重逢,叶啸枫将她邀入偏厅,随后便把自己江湖见闻讲述与林凝芷听,而她则说些行兵打仗遇到的趣事,不过自然隐去了自己被梦国曲疏麟抓去侮辱的那一段辛密,二人滔滔不绝起来。

叶啸枫随意地转着手中的短笛把玩,“如此说来,你师父倒不像是你之前所言的那般不堪,他改过自新了?”

“反正我是不会再信这个男人。”

像是想起了甚么,叶啸枫突然摊开手,“哦对了,这次你回来,我的生辰礼物呢?”

然而林凝芷显然是根本忘了这回事,她干脆立刻装傻,“送你个大男人要不要。”

狰狞阳物(H)

“你这是甚么意思?”叶啸枫似乎有些不悦。

林凝芷敢这么说玩笑话,自然是因为知晓一些私密,比如叶啸枫几乎不会接触除她之外的女人,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时至今日他也未曾娶妻洁身自好,若她没有猜错,叶啸枫是龙阳之好喜欢男人,所以她才敢放开胆子称兄道弟与他拥抱。

林凝芷但笑不语,说话露骨到了极致,“阿枫,你若是跟别的男人行房事定是被肏的一方。”

——意思就是不觉得他是个男人?

“你信不信我把你按在床上操了?”他愠怒之余竟也毫不忌讳地说起了荤话。

然而林凝芷就是摆明了完全不敢置信,像是为了给自己的说辞一个合理的诠释,她干了一件事:壮着胆子握住了他的炙铁,却不料那物在手心迅速变得鼓胀,叶啸枫像是隐忍着怒气,索性伸手握住她的手缓慢解开了裤头,狰狞的肉棒弹出打在她的手心,那物尺寸惊人,青筋绕在柱身之上,龟头的顶端小孔流着水,这也是第一次林凝芷在白天清楚看清一个男人的阳物。

她窘羞得恨不能立刻在地上钻洞藏入其中,而他摸了摸林凝芷丰腴的大奶子,“芷妹,这样做很有趣么?”

惊慌得想抽开

  •  1 2 3 4 5 6 下一页